第 67 章(2 / 2)

路巡本来是要回国的,中途听见周行朗没拿奖的消息,就匆忙改航线过来了,他猜以行朗的性格,说不准心里多难受,谁知道见了,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,嘴巴油油的,覆着一层光泽,而且不知道跟天跃在说什么,笑得眼睛都弯了。

三人站在电梯里,这股气味让从来没吃过柳州螺蛳粉的路巡感到不适,周天跃更是不安,想到他和周行朗是住一间套房,虽然是两个房间……等会儿路总不会甩他脸色看吧?路巡倒是没什么,他没带行李,房卡开门,进主卧,周行朗马上脱衣服:“我去洗个澡。

”路巡:“嗯?”今天这么主动?周行朗火速脱衣服冲进浴室,路巡站在外面,松领带,脱了外套,提起他随手丢在地上的衣服闻了闻。

他一脸困惑,本以为是周天跃身上的味道,哪知道行朗身上也有。

“行朗,你今天去什么地方了吗?”打死路巡也不可能猜得到周行朗会在酒店煮螺蛳粉。

“去看别人领奖了,我又陪跑了。

”周行朗站在热水底下,疯狂按沐浴露的汞,从头搓洗到脚。

路巡听他声音郁闷,沉默了几秒钟。

来的路上,他就在想要怎么安慰行朗,但是想来想去,唯有在房间里疯狂做——爱才能转移他对与金奖失之交臂的遗憾。

路巡在房间里找到了油和套,不是他惯用的品牌,也能凑合,他脱光后,抓着进了浴室,周行朗只看见他今天义肢换了新款式,听说仿生技术革新了,又增添了不少新功能,还没来得及问,又被他搂到身前来亲。

他大惊失色,没来得及阻止,路巡俯首便压在了他的唇上!。

持续约有半分钟,路巡问他:“吃了什么?”“螺蛳粉……”周行朗以为他不高兴,要出去拿牙刷,“我去漱个口,谁让你问都不问一声就挤进来跟我一起洗澡。

”“没关系。

”路巡没有嫌弃他的意思,拉过他的手臂,把他拽回来,看样子是真不嫌弃,周行朗却受不了,赶紧出去拿牙膏牙刷,顺带给他拿了进来:“这味道传染力极强,你不信自己哈口气闻闻?”路巡:“……”周行朗一边漱口一边说:“我不是故意恶心你的,我在家里就从来不吃这些东西,都怪我堂哥。

”路巡苦笑不得,吐掉嘴里的牙膏沫,低头吻过他的下颌、脖颈和锁骨。

行朗的皮肤带着沐浴露的香气,是微苦的橘子皮味道,路巡的舌尖爱怜地从他温热的肌肤上走过。

周行朗双臂抱在他的背上,路巡最近在玩拳击,他爱好很多,大多数因为腿的缘故都不再坚持,近日因为义肢技术的革新,才重新尝试起了拳击。

义肢站立得很稳,右腿踢过沙包,继而换成戴了拳击手套的手,他全身都充满着力量,动作粗鲁却不失温柔,周行朗不敢太大声了,怕吵到隔壁天跃。

路巡怕他咬到舌头,索性开了音响放歌。

一个月后。

waf世界建筑节组委会打电话到事务所,事务所再告知周行朗,于今年完工的龙山村海角美术馆的项目获得了waf最佳建筑奖的大奖。

建筑师奖项,和建筑奖是不一样的,总的而言就是前者难度远高于后者,前者评价的是这个建筑师及其所有的作品,后者单单看建筑本身。

从去年美术馆还未建好的时候,事务所就开始申报各大奖项。

“啊啊啊啊,天啊!”周行朗挂了电话,在家里狂叫着,他跳上床,把床上的枕头丢到天上,然后跑下楼去,抱住正在阳台摘花的惠姨:“惠姨惠姨!我拿奖了啊哈哈哈!”最后抱住猫狂亲,把猫举起来转圈圈:“我拿奖了!”惠姨也掩饰不住的高兴:“小朗好厉害。

”前些年周行朗也常拿奖,不知道为什么这回这么高兴。

惠姨转身去给路巡打电话:“小朗好像是拿了什么奖,可开心了,在沙发上滚来滚去。

”路巡微怔,一下就明白行朗为什么会高兴得像疯掉了。

去年自宅也拿了一个住宅的大奖,可行朗觉得那是失忆前完成的,至于海角美术馆,是行朗主导设计的,意义完全不同。

目前美术馆竣工半年,却还未正式营业,就是在等拿了奖再开张。

虽说只是一个商业性质的奖,可含金量仍然很高。

组委会邀请事务所出席现场会议,大奖要在会议的演讲以及答疑过后才进行公布,周行朗不喜欢演讲,这回也没去!,等到买了媒体公关,美术馆对外开放那天,办的是毕沙罗的展,路巡自己有几幅毕沙罗,家里还有梵高,一并运了过来,顺便还问他认识的收藏家借了塞尚的画作。

有这么几幅无价的名画镇馆,加上一些名气小一些的画作、艺术品,邀请了各界人士来参观。

周行朗亲自过去,周天跃送了他一瓶白葡萄酒来庆祝。

“谢谢。

”周行朗抱着酒瓶子,“不过你别以为我认不出来,这是上上个月我们在法国餐厅打包的那瓶酒。

”周天跃说没喝过,就等着今天庆祝。

周围人起哄让事务所老板,建筑家周行朗讲话,他实在推脱不了,在馆外宽阔的意大利式草坪上讲了两句:“三年前,我在悬崖旁边一栋房子住了半年,画了美术馆的设计稿。

”“谢谢我事务所的大家,我的朋友们,没有你们后来的帮助,海角美术馆不会这么快、这么完满地建造成功。

”“也谢谢来赏光的各位。

”“最后特别感谢ethan先生,”周行朗的目光看向拿着酒杯的路巡,“前期他匿名邀请我来这里设计建造一座美术馆,声称非常喜欢我的设计,为我着迷,当然,后来还是被我识破,ethan就是我的atner……路巡先生。

”他用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单词,既可以理解为大家都知道的合伙人,也可以理解为爱人伴侣。

“感谢他,这些年为我做的这些,”周行朗抱着那瓶酒,无名指戴着一枚闪闪发光的婚戒,“好了,我讲完了。

”路巡就站在酒塔下面,伸手接过他,两只戴着同款戒指的手牵在一起,周行朗刚喝了一杯香槟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兴奋了,眼神很亮,而双颊坨红,垂首亲在路巡的脸上,周围不知情者惊呼,不知道他俩怎么回事。

路巡也有些愣——行朗不喜欢外人知道他们关系。

周行朗愈发大胆,执起他的手,在戒指上落下一吻。

“天啊。

”尤其是他事务所的员工,简直惊呆了:“路总和周总真是一对???”周行朗才懒得管那些,拉着路巡跑向了码头,他斥巨资买了艘小游艇,就停靠在码头的。

他们上了游艇,船员开船,周行朗坐在甲板上,把软木塞揭起,就着瓶口吹了一口。

路巡挨着他碰过的口,喝了一口,觉得味道怪怪的。

不过想想也正常,几万块的白葡萄酒,他从来都不碰。

游艇离得远了,美术馆灯火通明,倒映在涨潮的海面上,像是另一个世界。

烟花在这时被点燃,骤然一下升空,半边夜空都亮了。

周行朗抬头看烟花,路巡却扭头注视比烟花更绚烂的爱人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这回彻底没番外了~

最新小说: 大院病美人原配[年代] 重生校园:学霸男神太高冷 王府小厨娘 公主她权倾朝野了(重生) 霸总让我坐在宾利上哭 哑后 深情柔入怀抱中 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福运娇妻靠空间在八零年代暴富了 真千金流落边关后